3年前那個帶著仿製世界盃的巴西伯伯

3年前的今天,明尼路運動場陰霾密佈,縱然沒有落下一滴雨水,但場裡每個巴西人眼裡都有淚水。7-1戰敗德國腳下是意料之外,這個戰果成為了繼上半世紀的「馬拉簡拿之痛」後,另一個巴西人眼中的「國殤」。

當巴西隊在7分鐘內連輸4球,球迷都被嚇呆,眼裡開始不由自主地滲出眼淚。那時鏡頭捕捉著每個巴西球迷,每個都神色憂傷,其中一個焦點落在一位老伯身上,他眼神充滿絕望,淚水奪眶而出,他懷裡只攬著一座仿製的大力神盃,彷彿那個獎盃就是他的希望泉源。

伯伯的名字,叫Clovis Acosta Fernandes。他總是帶著仿製的世界盃入場看巴西隊比賽,從1990年走到2015 年,25年來風雨不改,到訪過66個國家,參與過7屆世界盃、6屆美洲盃、4屆洲際盃及1屆奧運。伯伯一生只為堅持一個夢想,就是永遠都支持森巴兵團。

球迷視他為森巴守護者,而他自言自己是為巴西上陣次數最多的人。

那夜,伯伯與所有巴西人一同經歷了一次無比傷痛,但他賽後做了一件感動全世界的事-完場過後,他不與其他球迷痛恨德國,他平靜得很,甚至選擇放下仇恨,將伴隨自己20多年的獎盃送給一位德國球迷-

「拿著這個獎盃去決賽,一切都是得來不易,但你們值得擁有。」

他的氣度是無比高尚,即使心如刀割,他依然虛心欣賞對手,愛巴西的同時也愛足球。伯伯的大愛,為傷感的晚上帶來少少欣慰。

事別3年,一切已成過去,同樣伯伯也成為了過去,因為世界盃過後的一年,伯伯遺下了巴西隊,獨自已乘鶴西去.....

一生守護巴西隊半個世紀,球隊真正的第12人,伯伯留下來的愛,對巴西、對足球、對球迷的愛,至今依然長存在球迷心中,永垂不朽。

伯伯就是我對2014年7月8日另一個深刻回憶。

足球說故事 Facebook Page

F
  • 中国一路高歌猛进的葡萄酒产业存
  • <strong>通过对番茄中蔗糖代谢相关基因进</strong>
  • 冷冻区也要保持在零下15摄氏度以
  • 他重点介绍了如何利用文本数据进
  • 3提高栽培与养护技术
  • <strong>为良好医疗监管环境的树立提供帮</strong>
  • 天地互动是量子卫星最难的部分
  • 我的每个细胞都开始兴奋
  • 月均缴费会达到多少呢
  • 因此在在接种甲肝疫苗前